服务热线:400-000-0000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详情页面 >

详情页面

详情页面

一个小峡谷何以“撬动”一个国贫县——重庆彭水县阿依河景区十年旅游扶贫观察

发布者:c位体育-c位体育官网-c位体育app 浏览56次 【2020-01-24 20:06:33】

  “山歌不唱呦,就不开怀呦!”“娇阿依,磨儿不推不转来呦!”……在秀美的重庆市彭水县阿依河峡谷,苗族动人的男女对唱山歌回荡其中,吸引着无数游人前来竹筏放歌、探秘溶洞、体验漂流。

  阿依河景区内的工作人员在竹筏上唱山歌欢迎游客(10月31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唐奕摄

  十年前,阿依河不过是武陵山区一座普通的小峡谷;十年后,阿依河已成为武陵山区知名景区,“出落”成名副其实的“娇阿依”,今年1月7日被文化和旅游部拟确定为5A级景区。

  十年前,彭水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旅游景区建设为“零”;十年后,在阿依河景区的带动下,乌江画廊、蚩尤九黎城、摩围山等景区正让彭水县的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。

  特殊的是,阿依河景区建设彭水县并没有投资,因为它的投资主体是重庆旅游投资集团。这个外来“和尚”从一开始被认为是抢夺资源,受到当地一些干部群众误解;到现在,阿依河景区深度融入当地,成了彭水脱贫攻坚“主引擎”。

  从彭水县城出发,驱车约40分钟即达到阿依河景区。穿过景区旅游小镇,乘坐180多米高的户外观光电梯,直达阿依河峡谷。从上游至下游,可探秘喀斯特溶洞、乘坐竹筏聆听苗族山歌、徒步领略“一线天”的峡谷风光、体验激流险滩的漂流;游玩累了,可在旅游小镇品苗家美味、看篝火晚会、感受苗族风情、采摘生态瓜果,形成了一条吃喝玩乐游的旅游产业链条。

  提到阿依河景区“无中生有”,作为景区的开拓者,重庆旅游投资集团都市文旅事业部长、原乌江画廊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令感慨不已:“我一生最美好的十年,都奉献在这里”。

  时光倒回到2007年,当时的彭水县全年财政收入不足6000万元,全年旅游接待人数仅19万人次,旅游综合收入仅30万元左右。由于深度贫困,当地多年来流传着一句谚语——“养儿不用教,酉秀黔彭走一遭”(注:酉阳、秀山、彭水县和黔江区,均位于渝东南武陵山区连片贫困地区。)。

  由于当时地方政府无力开发,阿依河景区由私人经营。对外虽称景区,但因私人开发实力有限,当时的阿依河峡谷只建有些简陋步道,主要靠漂流盈利。阿依河两岸山高、河道狭窄,没水时如同小溪流,水大时如同泄洪渠,漂流安全隐患重重。2008年,因突降暴雨导致数十名游客被困,阿依河景区被迫关停。

  资源禀赋如此优异的阿依河不能闲置浪费!2008年年底,在地方财力不足的情况下,重庆旅游投资集团收购阿依河景区,着手打造彭水县第一个旅游目的地。

  同年12月,张令出任乌江画廊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。“当时完全是一张白纸,我和同事连司机一起共7个人被派往彭水县,组建全新的旅游开发公司。”

  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。要打造景区首先要熟悉地形地貌。张令既是公司负责人,又是勘探员、施工员。阿依河景区一共21公里,张令和同事扛着皮筏,或徒步或乘船,用了两天时间勘察了河道全貌。

  缺乏资金、员工、规划,张令当时对这个景区该如何定位、如何开发还没底。“先干起来再说,只要一步步干下去,思路自然就会明晰。”在张令看来,尽快让景区“开张”、让游客进来是当务之急。

  根据阿依河的资源禀赋,张令认为峡谷游是成本最低、最立竿见影的。在阿依河13公里长的建设工地上,张令和工人们同吃同住,一起搬运沙石、钢筋水泥,渴了就直接喝阿依河河水、饿了啃饼干。两个多月的时间,阿依河景区就建好下谷3.5公里的栈道,建成多座截留坝蓄水保障安全。

  2009年1月,乌江画廊旅游公司与彭水县政府正式签订阿依河景区开发协议。同年5月,阿依河景区对外接待游客,彭水县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景区了!

  阿依河景区从无到有,张令遇到了无数难题,“资金、人才、建设等等什么问题都遇到过。不过最让我费心的还是作为一个外来投资主体,如何融入当地,让老百姓和干部认可。”

  景区建设过程没少与当地村民发生矛盾,施工时堵路、阻工、上访、闹事都发生过,让张令十分头疼。“过去当地不少老百姓在阿依河上打渔、打猎、采药等,阿依河是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。景区入驻后要封闭式施工,周边一些村民认为我们来抢资源。公司投入了很大时间精力来处理。”张令说。

  阿依河社区51岁的村民王明成早年在外打工,2007年返乡办起了小卖铺和农家乐,他告诉记者:“周边农家乐的客人全是阿依河的游客。当时不明白,以为公司要把景区占为己有,那我们就没法活了。”

  “群众都是淳朴的,在基层工作把情说到位、把理讲到位了,村民就会支持!”张令和公司班子成员随后带头走村入户,把公司发展思路主动告知村民,和村民拉家常,帮助村民发展农家乐等产业。

  在旅游旺季,阿依河景区酒店无法接待大量游客,于是景区周边形成了农家乐聚集区。

  一开始,农家乐拉客相互杀价、服务良莠不齐。张令与这些农家乐沟通达成协议,旺季时由景区统一分配客源,各个农家乐保证价格公道、服务质量,这样既保障村民利益又提升了游客体验感。

  经过几年的磨合,后来周边村民终于明白,景区和村民是共同体。王明成笑着说:“后来大家知道了,景区越好我们越受益。我的小卖铺和农家乐一年赚十几万没问题,现在村民都支持景区开发建设,评上5A景区我们的生意会更好。”

  如今,牛角寨民族风情体验区、十公里电瓶车步道、改进漂流用具和线米的垂直户外观光电梯、位于接待中心的旅游小镇等设施陆续建成……“要漂流去阿依河”已成为重庆及周边地区游客的“第一印象”。

  同时,公司加快挖掘阿依河自然和人文资源,让游客玩得好、住下来。通过不断拓展更多旅游业态,目前阿依河景区已形成峡谷、步游、竹筏3个观光游览区,接待中心旅游小镇和牛角寨2个休闲度假区,以及1个激情漂流区和1个特色商品服务区,完整的旅游产业链条初步建成。

  从一个最先只有7个人的小公司,到现在最多有接近1000人的旅游开发大企业;从一个一年只有几万人次游客的原始峡谷,到年游客量近200万人次的大景区;从2013年被评为4A景区,到2020年成功创建5A景区——十年时光见证了一个景区从无到有、从有到优的过程。

  “开发景区的目的是什么,不就是把过去的恶水穷山变成金山银山吗?”一路走来,张令认识到,更重要的是要发挥旅游业的带动作用,把产业、群众和县域经济带动起来,只有这样才能变“独乐乐”为“众乐乐”,才能得到群众和当地政府的支持。

  42岁的村民彭华兵在景区旁边的农家乐有40个床位,即使是在淡季,周末也是满房。

  “我过去在家务农,全家一共才4亩地。2012年景区成规模了,我就办起了农家乐。家里两个孩子,其中一个孩子上大学,如果不是景区带来这么多游客,靠务农怎么供得起?”彭华兵指着门口的一台小车笑着说,“待会我开车去老房子那里,准备办个养猪场,好日子还在后头!”

  张令介绍,十年来,旅游业的带动作用是巨大的。阿依河景区每年直接解决当地500人就业脱贫,建设扶贫摊位165个,扶贫商铺129间,优先免费提供给贫困户经营;开设5个旅游商品扶贫专柜,收购周边村民土猪腊肉、土鸡、山菌等农副产品和手工艺品集中售卖,还引导大批游客直接到农户家里选购土特产,带动了周边11个乡镇(街道)农副产品和农家乐的发展,让近20万贫困人口受益。

  49岁的汪明刚2013年在景区附近建起了300亩的葡萄、草莓采摘园,旺季时每天有一千多名游客在采摘。作为彭水县扶贫先进集体,汪明刚的合作社流转18户贫困户的土地,带动十余户贫困户就业,“过去这里种的是玉米、红薯,卖不了多少钱。现在景区带动了当地农业的升级,周边的采摘园越来越多。”

  数据显示,阿依河景区周边及沿线年,彭水全县接待游客突破2500万人次,旅游综合收入达111.8亿元,旅游经济已成为这个贫困县的支柱产业。

  阿依河景区的建成和运营,让当地干部群众看到了绿水青山的真正价值。得益于阿依河景区带来的经济效益、扶贫效益和成功运营经验,2015年彭水县启动“旅游+”发展规划,随后相继建成了乌江画廊、摩围山、蚩尤九黎城等4A级旅游景区。

  彭水县作为国家级深度贫困县,通过旅游扶贫的有力支撑,即将脱贫摘帽。用一个景区“撬动”一个国贫县的经济社会发展,张令自豪地说:“老百姓脱贫了,就是对阿依河景区建设者的最好奖励。”